东莞虎门律师网 知名律师胡正东竭诚为您服务!
收藏本站
 
在线客服

白天:09:00-17:30

晚上:19:00-23:00

在线客服2 在线客服1

在线客服2 在线客服2

售前咨询1 售前咨询1

售前咨询2 售前咨询2

新闻详情

口头借款没有借条是否有效?

所借钱款,而是李庆荣支付本人的还款。本人和李庆荣相识十几年,两人曾在同一公司工作。2010年1月至2011年2月期间,李庆荣以打牌、交际、原告李庆荣诉称,本人与被告张玢原系朋友关系。2011年7月,张玢以业务周转需要为由,向本人借款,并承诺很快还清。本人遂于2011年7月29日,以银行转账方式交付张玢借款20万元。张玢至今未还款。本人现要求张玢返还借款20万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该20万元本金自2013年3月21日起至判决生效日止的利息。被告张玢辩称,李庆荣所述的20万元,本人确实收到,但这并非本人向其为朋友救急、发工资等各种理由,多次向本人借款,金额2万元、4万元不等。本人均以现金形式交付李庆荣借款,并在每次出借钱款时,让李庆荣在小本子上签名确认。至2011年2月止,李庆荣合计向本人借款20.6万元多。之后,李庆荣离开本人所在公司,本人一直向其催讨借款。李庆荣于2011年7月29日经本人催讨,返还20万元,本人遂将由李庆荣签字确认借款的字条从小本子上撕下交还其本人。本人认为,本人从未向李庆荣借款,李庆荣的诉请无依据,不予同意。经审理查明,2011年7月29日,原告李庆荣将20万元从本人的银行账户,转账至被告张玢的银行账户。双方当事人陈述一致,在办理转账手续当日,李庆荣、张玢均在场,办理转账手续时,相应银行凭证的“用途”一栏未填写任何内容。2013年3月14日,李庆荣通过邮政快递形式,向张玢送达一份《催款函》,内容为:“2011年中旬,您因资金周转需要向本人短期借款人民币20万元,本人于当年7月29日将20万元通过银行转账出借给您。然而您借取上述款项后并未归还,虽经本人多次催讨该笔借款,但您至今尚未归还,至今已近2年。为此,本人特致函于您,要求您在2013年3月20日前将上述借款归还本人工商银行如下账户:(略),否则本人还将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向您收取利息。特此函告!”同月20日,张玢通过邮政快递形式,向李庆荣送达一份回函,内容为:“本人已收到您3月15日的快件,件内所述事项完全与事实不符。本人从未向您有过私人借款,特此申明。并希望您早日归还欠我的有关款项。”另查,本案在诉前调解阶段,张玢于2013年4月2日来院表示,系争20万元不是借款,“是原被告之间正常经济往来。”上述事实,除双方当事人一致的陈述证明外,另有李庆荣提供的银行转账材料、《催款函》复印件及快递详情单,张玢提供的回函复印件及快递详情单,以及本院根据张玢申请调取的银行转账底单等证明,本院对此予以确认。诉讼中,张玢为证明本人出借钱款给李庆荣,还提供了以下证据:1、两张招商银行的客户回单,证明出借款来源。两张客户回单的日期分别为2010年8月26日、11月29日,业务类型为取某,取某户名为案外人俞某,取某金额分别为4万元、5.2万元。张玢表示俞某系自己妻子;2、加盖有“上海品琦工贸有限公司”字样公章的情况说明一份,内容为:“兹有原本单位员工张玢,于2007年7月至2011年12月,在本单位担任销售总监一职,负责公司的业务销售工作。每年年终公司会按当年的销售业绩情况发放年终奖和提成。另外在张玢任职期间未听闻他与他人有钱款纠纷之事。特此说明”3、签署有“徐火雄”名字的声明书一份及徐火雄身份证复印件一张,声明书相关内容为:徐火雄与李庆荣、张玢均曾为同事,三人同事期间从未听说李庆荣借款给张玢;张玢曾通过徐火雄寻找曾与李庆荣合租房屋的盛珊珊,盛珊珊亦向徐火雄表示愿意为张玢作证,但之后就无法联系到她了。李庆荣对上述证据1有异议,表示俞某与张玢的关系是否为夫妻不清楚,该证据不能证明张玢主张;对上述证据2、3真实性均有异议,表示本案系争借款发生于李庆荣离职后,不再与张玢共事,这两份证据同样不能证明张玢的主张。由于上述证据1是案外人取某的银行凭证,在无其他证据相印证的情况下,本院难以认定与本案有关;上述证据2,同样为案外人出某,在无其他证据印证的情况下,本院同样不予确认;上述证据3,由于徐火雄未作为证人出庭作证,现李庆荣对真实性有异议,本院不予确认。诉讼中,李庆荣和张玢均来院就各自主张的事实陈述了具体经过。李庆荣表示:2011年4月底、5月初,本人在沈阳时接到张玢电话说他在安徽有一份工程合约,因资金不够要求借款。之后,本人由沈阳回台湾,途经上海时与张玢见面,看了张玢提供的工程报价单,本人记得工程总价为100多万元,遂当场表示愿意出借20万元,并讲好等本人手头有钱了就给张玢。同年7月,本人由台湾回沈阳,途经上海。当时,正好本人有一笔客户支付的27万元多的钱款进账,遂与张玢约好在银行转款,由于两人是朋友,故本人未让张玢写借条,也未约定利息,只是讲好一年后还款。张玢则表示,本人出借钱款给李庆荣发生于2010年1月至2011年2月期间。第一次借款发生于2010年1月29日,李庆荣以交际需要为由借款,向本人借款4万元现金。同年2月,李庆荣回台湾之前又向本人拿了2万元现金。之后,李庆荣零零碎碎向本人借了几次。至2011年2月止,李庆荣退出本人所在公司,共计向本人借了20.6万元多。本人均以现金形式交付借款,让李庆荣在小本子上签名确认。2011年2月,李庆荣自立门户,本人遂向其催讨借款。2011年7月29日,李庆荣还款20万元给本人,是本人和李庆荣一起至银行办理的转账手续,转款完毕后,本人遂将李庆荣签字的两页借条撕下还给李庆荣。除系争钱款转账当日,两人均在场这节事实外,李庆荣、张玢均否认对方所主张的事实,且均同意在本案中接受测谎。本院遂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本案进行测谎检验。该中心以测试内容主观性强,不适合进行测谎为由,未予受理。本院认为,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合同系非要式合同,当事人基于口头借款协议而发生资金流转合乎情理。李庆荣提供的证据证明,其于2011年7月29日支付系争20万元给张玢,其本人亦来院陈述了借款的具体经过,无明显矛盾和不合理之处。张玢主张,本人之前分几次出借钱款给李庆荣,系争20万元系李庆荣的还款,应对此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但张玢对多次借款给李庆荣未能提供相应有效的证据,对每次借款的具体经过未能完整陈述。此外,张玢的相关陈述与现有证据及查明的事实,存在以下矛盾和不合理之处:首先,如张玢所述属实,即李庆荣支付的系争钱款为还款,张玢在转账当日亦在场,应知晓相应的银行转账凭证完全可以作为还款凭证,无需将借条还给李庆荣;其二,本院还注意到,在李庆荣向张玢催讨系争钱款时,张玢在回函中明确表示,“希望您早日归还欠我的有关款项”,由此表述可见,李而张玢对还款主张,既未提供相应有效证据证明,对事实方面的陈述亦存有不合理之处,本院因此采信李庆荣的主张,认定双方当事人之间形成合法有效的20万元借款合同关系,李庆荣的诉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张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返还原告李庆荣20万元;二、被告张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以20万元为计算基数,支付原告李庆荣自2013年3月21日起至本判决生效日止的利息庆荣还有欠付张玢钱款未了结的情况,那么张玢关于将记录李庆荣欠款情况的全部借条撕下,还给李庆荣的说法,与张玢在回函中的这一表述存有矛盾。其三,在本案诉前调解阶段,张玢来院对系争20万元表示“是原被告之间正常经济往来。”未指明是李庆荣的还款,这同样令人难以理解。综上所述,李庆荣对自己的主张提供了相应的证据证明,对事实经过的陈述亦能给予较为合理的陈述和解释。